莎草紙莎草紙不是紙紙草書不靠譜

100

--難道這些阿拉伯文卷用古希臘語記載,甚至包括7世紀開始的伊斯蘭教史?還好俺中華文書自有的頗多,即使是被白皮打劫了百萬卷古籍,照樣層出不窮,不怕西方拿去亂改,就連亂破譯都沒辦法,話語權唄!哪個西方專家敢用那幾條數學啊建築啊的邏輯推理大膽猜測去破譯咱甲骨文或者金石文啊?那些西方擁躉們來試試?或者也來個衆籌,只要會發漢語拼音的兒童天才也來網絡破譯篆書或是草書?

在有了中國紙之後,西方才有了大量僞造古文獻的條件。到了下一個階段,爲了證明所僞造的東西是真古董,才開始用羊皮僞造所謂的古典手稿;藉助莎草片僞造古文獻,時間更爲晚近。

「1880年,學者們在埃及進行考古時首次發現了紙莎草紙文獻。」(孫寶國、郭丹彤《論紙莎草紙的興衰及其歷史影響》)在此之前的莎草紙發現都是後來編造出來的故事。

俄城的垃圾堆里不僅有希臘經典古籍,而且所扔紙草量之巨大,50萬張(紙草卷)呢,一個非古埃及一線城市的生活垃圾堆,竟然不比亞歷山大圖書館遜色呢!亞歷山大圖書館的館長,怎麼就沒有想到上這個古埃及三線城市的生活垃圾堆里淘出希臘經典古籍呢?何必再煞費苦心地從希臘人那裡騙取手抄本呢!

文明的傳承靠的就是書籍,在古代,抄寫一本書籍是需要付出很多的精力和心血的,更何況紙莎草紙造價不低廉且比現代紙厚多了,抄寫一本書籍是要花很多的錢買很多張紙草紙,並且,還要花費很多的精力和時間來手工抄寫,靠手工抄寫多不容易啊,這樣的辛苦付出得到的昂貴書籍,誰會捨得拚命地往垃圾堆里扔?爲何不傳給後代、或捐給圖書館?

例如,亞里士多德的300萬字著作共需要5000張草紙,這樣的書籍,誰家會捨得扔出去?如果不是放在墓地里厚葬時的陪葬品,而是被平民當成垃圾扔出去!太可惜了。。。。

俄克喜林庫這座城市的居民如此地富有和奢侈浪費呀,不僅有扔重要文件和書籍的愛好,而且還是書寫在並不廉價的紙草上。

這些紙草當年它們被扔進垃圾堆里的時候可都是完整無缺的(又不是碎片),而且出土時的狀態是「層層緊緊擠壓」著堆放的,根本不像是散戶人家隨心所欲地「零散」扔入垃圾堆時的凌亂無章狀態,而是一次性大量地「整體」被裝卸扔入垃圾堆的感覺!2-3萬人口的城市怎會擁有如此巨量的紙草用量?歷經2000年風沙,還有50萬件!除非是超越亞城圖書館級別的。

另外,無論是貝多芬年代還是現代,都是有印刷品的時代。在沒有印刷品的古代,手抄本的珍稀程度是遠大於現代的印刷版的書的。

通過戰鬥來提升自己的實力,這點姜雲並不陌生,他能擁有如今的實力,就是通過無數場戰鬥獲得的。只不過,要想達到這個目的,那麼選擇戰鬥的對手自然也有講究。如果對手太強,讓你根本沒有還手之力,或者對手太弱,能夠輕易擊殺,那這樣的戰鬥,也就沒有任何的意義。

那個亞里士多德,且不說他自己寫的那套原版作品早已不見蹤影(這個可以理解嘛!),就在他身後三百年裡的任何手抄版的書籍,現代人也沒人能見得到!

古代的手抄書多到想扔就扔的地步?西方考古是否發掘出大量的公元前的古代手抄書?對應於中國,手抄版竹簡書可是有身份有文化的古人很珍貴的陪葬品。

俄城,發現的基本都是所謂古希臘文字著作片段,換句話說羅馬人來了以後也不用拉丁文的,呵呵。

植物纖維的保存最好的條件恰恰是合適的溫度與溼度,乾燥環境導致纖維脫水,溫差溼度變化導致碳化,反而更加難以保存。墨跡亦然。

1986年甘肅天水市附近的放馬灘古墓葬中出土西漢初文帝、景帝時期(公元前179年到前141年)的繪有地圖的麻紙,出土時類似一小片土渣,經現代技術手段才發現是地圖殘片,這是目前發現的世界上最早的植物纖維紙。

以下均涉及文物或史料的可靠性問題,對於古代文明的解讀不能建空中樓閣,硬湊甚至僞造的遺蹟上產生的不是真正的歷史,而是具有政治性的故事。例如耶經考古學和建基於其上的白皮中心論考古與古典歷史體系。

即使按西方所謂的記載和研究:

「莎草紙」並不是現今概念的「紙」,它是對紙莎草這種植物做一定處理而做成的書寫介質,類似於竹簡的概念,但比竹簡的製作過程複雜。

莎草紙消亡以後,製作莎草紙的技術也缺乏記載而失傳。後來跟隨拿破崙·波拿巴遠征埃及的法國學者雖然收集到古埃及莎草紙的實物,但也沒能復原其製造方法。

The of and in the the first large of on in the Fayum in 1880, a in on of over and some on Of those Fayum over 3000 are The from K?m Faris ílon Pólis) the pages al-『 They were to in 1882, and a the year that

--吐槽一下,真正可靠的莎草「紙」,這個就是蓆子,1880年以後突然大量出現在埃及古玩市場上。起初大多爲阿拉伯文字和拉丁文字!爲什麼埃及博物館的幾千卷阿拉伯文字莎草書乏人問津?僞造的古董?那些號稱是1880年以前發現的莎草書,去挖掘一下其出現的源流,呵呵。

仙姑也算是閒差了)也就是了。你們自己要好好修煉,爭取早日斬去三屍,成為準聖人,到時候自然能夠逍遙快活。」事情已經這樣了,趙公明和三霄仙子也只能聽從天生的安排,而且他們也聽自己老師通天教主說了,下山就是封神榜上之人,如果自己硬著頭皮不上封神榜,那麼不好意思,以後可能會有更大的麻煩在等著你。而且現在還是。

直到1962年,埃及工程師哈桑拉賈()利用1872年從法國引種回埃及的紙莎草,重新發明了製作莎草紙的技術。

--這個工程師的真正身份,呵呵。看下面。

據說古埃及人將莎草紙稱爲,意思是「法老的財產」,表示法老擁有對莎草紙生產的壟斷權。

莎草的綠色植物,主要生長在尼羅河三角洲的沼澤中。它生長茂密,高達2米以上,莖可做筆,莖髓可造紙,根部可作燃料,數千年前,古埃及人正是藉助這種植物造的船而航行於尼羅河上,深得古埃及人的喜愛甚至崇拜,是古埃及人所崇拜的三種植物之一,即紙莎草、荷花、棗椰樹。這種植物在蘇丹、烏干達的小部分地區也能生長,但產量有限。後來,尼羅河兩岸多次被清理,紙莎草不再生長,莎草紙隨之絕跡。